Login

 


2016加中金融论坛 - 精彩回顾

















9月2日,2016中加金融论坛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来自中国和加拿大在经济、金融领域的专家学者就人们共同关心的当前中国和全球经济形势的新常态、新趋势进行解析研讨,共同发现国际化资产配置大潮下的加拿大新机会,探讨双方在风险管理、衍生品发展、金融科技创新方面的新思路。本次论坛由加拿大加中金融协会发起,加中金融协会、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加拿大TMX多伦多交易所、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上海金融业联合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联合主办。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贾康,加拿大前内阁秘书长、枢密院成员Wayne Wouters,上海市级机关党工委副书记徐善良,加中金融协会会长张文琦,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副总经理张晓刚先生,加拿大TMX多伦多交易所全球股票市场CEO Nick Thadaney,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总经理叶国标,上海金融业联合会秘书长郝相君、副秘书长肖银涛,加拿大国会议员陈圣源,加拿大使馆参赞宋毅军,加拿大使馆领事Philip Wong,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王勇,加中金融协会副会长卢晓晖,加中金融协会副会长、中国项目负责人李立根,加拿大TMX多伦多交易所Razor风险技术公司总裁顾大局,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上海期货交易所首席金融工程师张慧岩,中国期货交易所高级顾问王琦,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国际部总监张鹏,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技术开发部副总经理叶胜国,上海证券交易所衍生品业务部总监助理陈炎玮,平安养老CEO杜永茂,加拿大皇家银行(中国)CEO王维绛,加拿大宏利金融集团Sino-Chem 首席投资官Katherine YW XU,真融宝董事长吴雅楠,苏州大学金融工程研究所所长、首尊金融CEO禹久泓,加拿大Bennett Jone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Ian Michael,加拿大金山资本CEO郭健, 中信证券投行部并购业务线总监贾健等参加了会议。

加拿大国会议员陈圣源宣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贺信并致辞

开幕式致辞上,加拿大国会议员陈圣源宣读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发来的贺信。特鲁多总理在贺信中表示,中国和加拿大拥有悠久的合作历史,45年前中国与加拿大就形成了外交关系。加拿大多元化的社会和积极的氛围是其优势之一。加中金融协会一直致力于推进加拿大华人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加拿大居民之间的文化交流与合作,旨在让加拿大人走得更近。他向主办方表示感谢并预祝论坛圆满成功。

加拿大加中金融协会会长张文琦

加拿大加中金融协会会长张文琦在致辞中表示,加中金融协会是华人在加拿大最具影响力的金融专业协会,自2001年成立,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会员已经遍布加拿大的银行、证券、保险、基金、大学、政府监管各项和金融相关的行业。加中金融协会成立之初就致力于推动两国的合作,为国内不同业务规模、不同种类的金融机构都提供过服务,从一开始各家银行关心的如何发放贷款到现在国内金融机构种类繁多的项目需求,协会见证并参与了中国金融行业举世瞩目的崛起和发展。

她表示,中国经济和金融行业的崛起,也为加拿大提供了宝贵经验。在去年2015年加中投资论坛中,加拿大的银行、保险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政府机构都积极参与了解并分享在中国的金融业务和投资管理经验。加拿大金融业高效、稳健、自信,无论是2008年的经济危机还是现在的世界经济形势,加拿大的金融行业始终保持着高效和有序,以出色的风险管理水平在各种世界环境面前做到稳如泰山。张文琦表示,协会将为两国的金融行业充分的互相发现对方的魅力和优势,以强强联合的姿态面对挑战,为两国的经济发展注入更多更新的活力。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总经理叶国标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总经理叶国标在致辞中表示,陆家嘴正在打造全球知名国际一流的金融城,就在上周的8月24日,陆家嘴金融城专门成立了理事会和发展局,借鉴国际经验,探索业界共治模式,让各类金融机构参与陆家嘴的管理和发展,探索企业化组织、市场化运作、专业化服务的道路。充满创新活力的陆家嘴金融城己成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核心载体和主要引擎。

众所周知,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就是亚洲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当时的外滩就被誉为"东方华尔街"。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1991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视察上海后,开启了新时期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伟大征程。今天,上海已初步建成以金融市场体系为核心的国内金融中心,初步形成了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定价,交易和结算中心,并努力迈向2020年初步建成与中国经济实力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金融中心城市。新华社和道琼斯每年发布的国际金融中心城市排名,上海已连续两年排列全球第五,与香港并列。目前,上海聚集了1500多家中外法人金融机构,其中三分之二落户浦东陆家嘴。上海己成为国内金融机构最密集,要素市场最齐全,辐射功能最强劲的金融中心城市。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是新华社的直属机构,是新华社和上海市人民政府战略合作的重大成果,也是一个重要的平台。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既要服务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国家战略,也要服务于新华社打造国际一流新型世界性通讯社的战略目标。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定位于一个开放、服务、分享、共赢的多功能国际化平台。近两年来,在这里举办的各类财经论坛,会展和活动达500多场。在G20峰会前夕,在这里召开中加金融论坛非常有意义,中加两国在经贸往来,金融创新和文化交流等方面的合作日益广泛而深入,并展现出越来越广阔的前景。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副总经理张晓刚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副总经理张晓刚在致辞中介绍,金融衍生品是金融市场重要的风险管理工具,也是现代金融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深化金融市场改革,经国务院同意,中国证监会批准中金所于2006年9月8日正式在上海挂牌成立,经过近十年发展,先后上市了三个股指期货品种等,通过不断完善交易所的产品和规则体系,为市场提供了高效的金融衍生品,促进了金融产品的创新。张晓刚表示,在拓展产品和业务种类,提高市场服务质量的同时,中金所近年来逐步推动市场的对外开放。目前,中金所已加入世界交易所联合会、国际证监会组织等行业组织,并先后与12家境外主要交易所签订了谅解备忘录,伙伴关系网络覆盖亚洲、欧洲、美洲主要市场,为打造国际一流交易所的目标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过去一年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市场出现波动,多国股市出现振荡,为国际金融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金融行业产业链也可能面临颠覆性的变革,未来面对激烈的竞争和日渐开放的环境,任何区域或国家都无法凭一己之力成为赢家,必须加强跨市场、跨区域的资源整合。在此背景下,中加两国金融市场均面临着机遇和挑战,近年来中加两国经贸往来频繁,双边关系稳步升温。

最后,张晓刚表示,为进一步拓展金融合作渠道,深化合作,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一带一路”战略的深化及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进一步激发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中金所十分重视与加拿大金融同行的交流与合作,在金融、管理服务开展了联合课题研究,为下一步合作奠定了良好基础。中金所也期待与加拿大同行加强金融领域,特别是金融衍生品领域的合作探讨,实现共赢发展。

加拿大TMX多伦多交易所全球股票市场CEO Nick Thadaney

加拿大TMX多伦多交易所全球股票市场CEO Nick Thadaney表示,TMX集团以运营多伦多的证券交易所而闻名,是加拿大最成功的为初创公司提供支持的机构。TMX集团与中方的合作为中加金融方面的合作与对话开创了先河,扩展了双方共赢互利的合作。我们在北京设有办公室和全职代表,让我们既可以看到中国的机遇,又能够寻觅中国的合作伙伴、服务当地的客户。中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合作让两国都享受到了很好的经济利益。目前,中国是加拿大除美国之外的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双向贸易额超过了7000亿美元。不仅仅局限于商业合作,加拿大与中国的居民之间也已经形成了很强的联系。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国家,移民中有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多伦多有50%的人口是不出生在加拿大的华裔。这个数字相当惊人,并且我们预计这个数字会在接下来的三十年中增长三倍。

TMX集团并不仅仅是代表加拿大的市场,更是通过各种路演、活动向世界展示加拿大。首先,加拿大的市场被公认为世界最高水平,有着发达的银行系统、成熟的股权文化和健全的养老金管理体系。这些因素使加拿大的金融市场非常稳定,可以很好地应对金融危机。其次,加拿大上市公司的数量及融资金融都相当高,位列世界第三。此外,已有许多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公司在加拿大上市,这些创新型企业与TMX集团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并且双方正在积极地寻找新的合作方式。TMX集团致力于促进中加双方之间的合作。我们在香港设有办公地点,并与上海清算所签订了备忘录。衷心希望中加双方能够进一步地拓展合作。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贾康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贾康作了题为《供给侧改革创新中如何运用制度和技术实现经济转型》的演讲。

他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包含的内容相当丰富,我认为要理解它,是需要对于背景做一个基本的把握。PPP的创新和现代市场体系创新,对于中国供给侧的制度供给提出了新的挑战。他说,PPP机制,直观的感觉,它的是一个融资机制创新,实际上它是把融资机制的创新提升到了管理模式和整个的千千万万的PPP项目合在一起的影响全局的国家治理模式创新的层面,它是一种制度供给的伟大创新。它在实际运行机制方面,有阳光化的特征,它可以最大限度的以阳光化防止这种投资,过去在这个领域里最容易发生的拉关系私下处理利益分配的弊病。

他认为,它在实际的运行过程中,把政府、企业、专业机构、金融机构结合在一起,形成各自相对优势,优化组织以后,控制相关投资项目里面的不同类型的风险。风险共担或者分担,跟着的是利益共享,有效的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用法治化的配套,来实现1+1+1大于3的绩效提升。我们把政府体外的民间资本拉在一起,解决财政支出能力明显的不足,而促进我们社会基础设施升级换代以及相关的一系列的有效供给,更好的适应社会发展需要。

他说,我们的这种机制,实际上可以把投入和产出之比,有效的提升到绩效的潜力涌流出来以后,更好的满足人民群众对于获得感、幸福感,使中国的社会可以克服很多我们感觉跟不上的矛盾,使政府和非政府的主体一起共赢式的通过有效供给,源源不断的满足社会需求来支撑中国的现代化过程。这样的机制创新,已经在中国实际生活中间引出了各种各样的实际操作的值得肯定的经验,当然也有负面的教训。

他说,以后的发展前景规模会越来越扩大,这里面成功的份额,我深信会在创新中间逐步提升。我们在这里面,当然要防范风险,要注意到还有种种不如人意之处,法治一定要强调先行,要法治化给出信心的情况下,更可持续的吸引民间资本和中国的各级政府合作,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PPP的投融资创新。

丰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Jean-Francois Perrault

丰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Jean-Francois Perrault说,最近几年为什么经济增速变缓了?在新兴市场,比如说中国,但这个市场不只是包括中国,所以这个趋势不只是中国的趋势。从部分意义上来说,不光是过去的经济低迷,前景也是比较低迷的,不光是加拿大或者是美国,其他世界的国家也是如此。潜在的发展,指的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潜力,基本上来说,价格是比较稳定,失业率、就业率都比较的稳定。

他认为,随着利率更低,潜在的增长也会减缓,经济增长的低迷、产能的过剩。我们看到全球产量的缺口,我们的需求比较的薄弱,当这个达到负值的时候,就是说经济非常的低迷,状况不好。这个可能非常的不准确,是一个大概的概念,但你看到到了这个水平的时候,也就是说决策者需要出台一些政策刺激需求了。

加拿大前内阁秘书长Wayne Wouters

加拿大前内阁秘书长Wayne Wouters表示,《加拿大投资法》以及作为一个外资的投资人必须遵守的一个规矩:叫做“重大投资交易”,加拿大政府必须进行审核,然后决定是否批准,重点是这个交易对加拿大是否利大于弊。任何对加拿大企业投资收购的投资额超过6亿加元,都必须要政府批准。政府企业的限制要更高一些。想要收购加拿大公司的企业,首先必须向加拿大的部长提交书面承诺,并且要保证最低的就业以及资本支出的水准,同时还需要在加拿大有管理机构,在加拿大三到五年的时间。对于国有企业来说,在控制权方面的要求比较严格一些。部长有75天的时间来进行审核,一旦决定就是最终的决定,没有任何上诉的机会。虽然现在对国企投资的管理比较严格,但还是可以看到加拿大政府对中国投资是非常欢迎的,2009年到2013年,73个中国的国企以及非国企收购获得许可。但在2012年加拿大投资审核机制改变以后,目前还没有任何中国国企收购案获得批准。总体来说,加拿大还是欢迎投资的。加拿大是一个很棒的国家,经济、金融非常的稳定。加拿大还是一个很安全的国家,可以通过她接触到更大的市场,比如美国和欧盟。

加拿大Bennett Jones律师事物所合伙人Ian C.Michael

Ian C.Michael表示,关于国家安全方面的审核,政府能够意识到哪些交易哪些会影响国家安全,他们不希望这些交易不被他们所知。从实际角度来说,在进行并购和交易之前,可能要向政府提交相关信息,只须三十天审核,如果政府发现了问题,而投资者没有提前提交信息的话,则可能就会带来麻烦。在资本市场,加拿大当地很多政策是保护上市公司的,让公司有更多的投标者进行竞争,以防止被恶意收购。投标期至少是105天,并且绝大多数的股东必须要同意这项交易。还有,一个交易并不是一个期权,它里面的条款、协定都具有法律效力,并不可随意改动。卖家必须记住哪些资产可以使这些决定有执行效力。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关系”要从文化的角度思考,这样可以避免沟通失误,降低交易成本。所有成功的交易,都需要可靠的顾问。一项交易里面,房东、供应商、当地社会各种各样文化的要素,都会影响企业利润和运营。如果不能理解企业所在的社会,那将很难达到想要的变化。在交易后如何实现一体化的问题。要一开始就做详细的净值调查,这是能够获得盈利保障。

中信证券投行部并购业务线总监贾健

中信证券投行部并购业务线总监贾健表示,从跨境并购来说,第一个特点,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从收购主体是一个多元化的趋势。2014年,A股上市公司只有21%。2015年A股上市公司的达到了37%,主动参与到并购中。很多交易不是由战略方单独发起的,基金会也有参与,这也是目前发展的趋势。第二是收购行业的丰富化,在之前能源矿产类收购比较多,但在2015年以来,从可选消费、游戏包括TMT领域非常多。各个领域,从原来比较单一的能源矿产在向一个新的能源行业覆盖。

还有交易规模扩大化,入境交易的波动不大,但中国企业对外投资上升得非常快,交易数量也是直线上升,可能中国企业的资金实力越来越雄厚,看上的标的也越来越大型。微观来说,从战略上,很多企业虽然在考虑收购时,对标的公司不是非常了解,整合上会非常困难。另外,中国企业因为融资比较强,所以很多的交易导致热门标的非常抢手,代价也会提高。从流程上,针对A股上市公司,要考虑A股的停牌、股东会的一些审批,如何和海外的流程相配合。最后一点是中介机构,从战略方面以及其它考虑,希望境内的企业利用一些中资中介,能更多的站在中资企业的角度做长远规划。

圆桌论坛:(从左至右)李立根、贾健、郭健、JohnWang、刘峰、KatherineYWXu

在圆桌讨论环节,加拿大皇家银行(中国)CEOJohn Wang、加拿大宏利金融集团Sino-Chem首席投资管Katherine YW XU、加拿大金山资本CEO郭健、中信证券投行部并购业务部总监贾健,中投证券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刘峰以《国际资产配置热潮下的加拿大角色》为主题进行了研讨。

加拿大皇家银行(中国)CEO John Wang

加拿大皇家银行(中国)CEO John Wang表示,加拿大皇家银行在中国有一个同行团队,主要给国内的投资者提供来自于美国、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一些项目,担任一个财务顾问的角色。2012年以后,随着整个经济结构的转型,明显感觉到企业在购买时,考虑通过海外并购提升国内竞争力、产品升级换代等,以消费去衡量海外并购。任何并购要从企业本身的运作和生产角度去考虑,不能单纯从金融价值或财务投资者角度考虑。另外,要注意交易结构。如果有一个比较好的交易结构,股权、债权相结合可能是比较多。他还提到,现在的海外并购要服务于中国正在进行经济转型,最后让投资者和消费者获益。

加拿大宏利金融集团Sino-Chem首席投资管Katherine YW XU

加拿大宏利金融集团Sino-Chem首席投资管Katherine YW XU认为,目前美国经济在一个弱复苏过程中,大类资产配置来说,分散化投资是比较合适的。另外,一些高风险并不值得去投资,要是规避产能过剩和新兴行业等。现在很多新经济并没有经过多轮经济周期证实,个人投资需要规避。她讲到,按照他们的做法,还是长期稳定持续的投资比较好。加拿大宏利金融集团最成功的投资是林业和农业,它们几乎不受任何周期的影响。关于配置的建议,她表示,个人来说,还是分散投资比较合适。

加拿大金山资本CEO郭健

加拿大金山资本CEO郭健表示,加拿大金山资本主要做两块业务,一个是项目的直接投资,项目的领域近些年主要是集中在科技。另一块业务,主要是做跨境的投资和收购,提供并购咨询服务。加拿大全球性的名列前茅的科技类公司比较少,主要是因为两点,第一个是因为市场比较小。再一个是因为资金相对于亚洲来讲没有那么充沛。所以,把加拿大跟中国有效对接,非常有机会。从宏观来讲,他表示很兴奋,但很谨慎。兴奋是什么呢?他认为,未来的机会是一个风口,跨境并购或者到加拿大投资,会是一个未来的热点。为什么很谨慎呢,他希望中国投资方在进入加拿大的时候,多和当地正规的金融机构或者律师事务所来合作,不要太考虑拒绝花律师费用,他们会帮忙设计架构,保护安全。

中信证券投行部并购业务部总监贾健

中信证券投行部并购业务部总监贾健表示,从挑战来看,中国的企业相对来说对国际竞争的流程不是很熟悉,需要企业、中介机构还有政府一起去配合好做这些并购。他认为无论是境内并购或者跨境并购,第一点还是真正符合一个企业,从战略上有一个实现的构想,一个好的协同效应,而不是为了炒作概念。另外从估值来看,国内看市盈率比较多,海外的公司需要考虑按照A股的估值到底是贵还是便宜。另外,上市公司需要从监管流程上考虑,中国证监会对重大资产重组有非常严披露规定,而海外投资人并不太理解,需要做好规划,包括停牌的时间、与对方沟通、审计报告是否事后拿到等,在于跟国内监管机构的沟通。他希望,中加之间的并购,能够真正使中国企业慢慢作为一个成熟的投资人,真正通过并购实现共赢合作,把中国企业真正根植于各地企业,真正融为当地的企业,只有这样的并购才能对双方的经济有好处的。

中投证券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刘峰

中投证券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刘峰表示,总体来讲,中国在全球是少数几个巨大的体量。走到今天开放的程度上,所有产业和条件,从个人到企业都有走出去的需求。其实这么多企业想出去,无非是三点,第一是专利、技术壁垒的问题。第二是市场准入的问题。还有中国的消费提高,人们需求更高的生活品质,更好的质量。作为金融中介机构,希望能够跟住这次潮流,为中国企业走出去,资金安全保证和合理价值投资做好服务。

上午论坛主持人:加中金融协会副会长、中国项目负责人李立根

2日下午,2016中加金融论坛围绕“风险管理”、“衍生品”、“金融科技与创新”等主题进行了专题研讨。

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部董事总经理 Jeff Cooper

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部董事总经理Jeff Cooper介绍,衍生品市场过去变化巨大,也迎来了监管。自1995年BIS开始追踪数据以后,外汇交易大幅增加。交易渠道主要分为交易所交易和场外交易。目前来看,场外交易远大于交易所的交易。

蒙特利尔银行在为客户进行资产管理时,基本的原则是对冲风险。对于利率管理,最受欢迎的是固定利率换成浮动利率,其它产品,比如贷款利率锁定也非常常见;同时收入管理对确保未来的现金流也很重要。公司必须从自身情况出发运用这些衍生工具。

最后Jeff Cooper表示,从去年的8月开始,越来越多的公司对场外交易对冲风险感兴趣,而现在也有更多的平台来促进期权市场的发展。中国现在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场外衍生品市场。过去几年中,虽然人民币外汇期权市场交易监管的政策变化很多,但是流动性还很好。目前在中国可以进行外汇的远期交易,还有一些商品的对冲,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参加这些流程来对冲他们的风险。不过它的发展比较晚,相对来说可能变化比较多。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高级顾问王琦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高级顾问王琦在发言中表示,衍生品最重要的功能就是管理风险。目前整个市场来看,中国的监管机构把资本市场的稳定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衍生品使得这个市场的基础设施、基础构架显得更稳固,从宏观上可以稳定资本市场。

另外,王琦提到在资产管理过程中投资经理如何用这些衍生品管理风险的问题。风险管理主要通过分散和转移来完成。对于系统性风险,可以通过金融衍生品动态管理来降低波动,稳定收益。整体而言,现在通过衍生品动态管理资产的风险基本上作为常态。

王琦认为,风险管理是能创造价值的。如果进行风险管理,能把投资者就能收到风险跟收益偏好给予定制化的产品,财富资获得了长期规划。另外,风险管理能提高有效边际,提升收益,降低风险。

最后,王琦表示人们要靠对冲风险来实现稳定的收益增长。统计数据表明,使用期权进行风险管理的基金的收益比不使用的高8%,波动降低5%。但是现阶段,国内大资管已有将近100万亿规模,相对的金融衍生品还是特别缺乏。

上海证券交易所衍生品业务部总监助理陈炎玮

上海证券交易所衍生品业务部总监助理陈炎玮介绍期权产品的情况。他在发言中表示,期权是金融市场的保险。期权产品从2000年开始研究到去年推出,已经有15万人开户,规模不断增长。截至今年8月底,期权最高成交量已经超过了100万张,日均成交量是16.8万张。

陈炎玮表示期权的出现也使得上海证券交易所在国内成为第一家同时有衍生品和现货交易的交易所,从单一的现货市场,慢慢发展成综合的提供风险管理的交易定价的流动性中心。但是现阶段也有几个问题,主要是标的不足,产品非常的单一,同时市场非常大,但是流动性不充足。

最后陈炎玮谈到期权产品设计时表示,期权是证券交易所场内交易里最复杂的产品,同时具有认购、认沽、看空、看多、买和卖等多个方向。在期权产品设计时还需要从中国国情出发,最基本的逻辑是期货和现货的风险不要传导,期货和现货市场要完全独立。由此设计了“六个独立”,规则独立,系统独立,帐户独立,资金独立,风控独立,运行独立。同时配有多达500多项的全世界最严的风控体系来为产品保驾护航。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副总裁、高级分析师李秀军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副总裁、高级分析师李秀军围绕“中国信用市场展望”主题发表了演讲。主要涉及四个方面:第一,近期对于新兴市场的前期展望;第二,中国近期宏观层面的趋势;第三,短期的宏观挑战;第四,中长期可能存在的信用展望。

李秀军表示,我们最新的预测认为,新兴经济体短期的GDP的增速提高了0.2个百分点。外部环境逐渐的对新兴市场转为有利的状态,主要是三个大的因素。第一个因素是中国经济的企稳,短期内我们并不会认为发生经济大幅下滑的情景;第二个国际市场上出现大宗商品的价格企稳的;第三个因素是美联储加息的预期被延后了,导致资本的回流。

李秀军还表示,中国的政策面临一个“三难”的问题。第一,经济增速要维持在6.5个百分点之上;第二,实施根本上的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第三,确保经济财政和社会的稳定。

对于中国的评级,李秀军积极认为,中国仍然是稳健的,大经济体受到政府的支持是比较多的,很多问题也许可以在国内进行解决,改革确实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节。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技术开发部副总经理叶胜国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技术开发部副总经理叶胜国主要介绍区块链在银行间市场的技术应用。区块链的一个本质是分布式的数据库可靠方案。最底层是基础设施,网络设备、物理器组成的物理设备;中间是数据模型,区块链模型;上层是网络协议,安全措施。在技术应用上,区块链具有四大特征: 自我证明、无第三方参与、分布自治、容错可靠。这使得区块链技术具有促进价值互联网化,推动共享经济发展,重塑社会信用体系的应用价值。

叶胜国表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在区块链的主要工作包括成立了银行间市场标准工作组,和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系统接入开发机构。前者组织市场上较大的银行共同形成了银行间的技术标准,而后者则联合了19家单位一起研究推动中国金融市场区块链的发展。

最后叶胜国透露了下一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计划:第一,在安全机制、通讯、基础设施方面,特别是在加解密技术上加强研究;第二,搭建银行间市场区块链应用建设的开发环境,探索构建银行间市场区块链基础设施平台;第三,区块链相关监管及法律框架的前瞻性研究;第四,加强与R3、ISO及FIX等组织在区块链领域的合作。

真融宝董事长吴雅楠

真融宝董事长吴雅楠表示,2009年之后,中国金融市场经历了两次大的红利。第一次红利是金融衍生品的产生。金融衍生品的出现对整个市场有效定价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有效地减少错误定价的机会。第二个红利是利率市场化,利率市场化在过去几年中出现了加速的发展,其中余额宝的出现更是加快了整个存款利率市场化的进程。

吴雅楠认为,现如今中国的生活方式越来越碎片化了,对技术的依赖越来越碎片化,在资金端已经出现了不同的业态。无论在证券行业还是在P2P的征信行业,还是在在线理财行业,都出现了技术驱动的金融模式。提到互联网金融,直接想到的就是P2P,其实P2P本身是一个很窄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还有很多方面。

未来互联网金融的大方向应该是智能化角度,吴雅楠还表示,从传统金融的资产配置到基金经理的能力配置再到风险配置,是海外配置经历的三个阶段。我们做的一个事情很简单,把主动配置被动化,大众的资金配置需要被动化,透明化。未来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会遇到四个大的风口,一个是利率市场化还没有完成,一个是资产证券化还没有开始,一个是人民币国际化,一个是金融普惠化。

苏州大学金融工程研究所所长、首尊金融CEO禹久泓

苏州大学金融工程研究所所长、首尊金融CEO禹久泓首先介绍了自身为什么涉足互联网金融行业,原因之一在于有其集团背景的原因,积累了能够从事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专业团队。

在目前互联网金融复杂的环境下,禹久泓认为互联额金融企业应该重视亮点,第一是风险控制,第二是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商业模式。

什么叫做商业模式的创新?禹久泓则认为,中国没有商业模式的创新,只是在商业模式的运行过程中,能够找到哪个点——是能够做得比较顺畅的,是能够解决客户痛点,是能带来自己收益的。这个点一定有的,但是要去摸索的。

圆桌讨论从左至右依次是:加中金融协会副会长卢晓晖、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王勇、加拿大丰业银行副总裁张文琦、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高级顾问王琦、上海证券交易所衍生品业务部总监助理陈炎玮

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王勇、加拿大丰业银行副总裁张文琦、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高级顾问王琦、上海证券交易所衍生品业务部总监助理陈炎玮围绕“金融机构风险管理实践及最新发展”主题展开了圆桌讨论。圆桌讨论由加中金融协会副会长卢晓晖主持。

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王勇圆桌发言

对于金融机构成本的增加,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王勇表示,从最新的监管方面的动向来看,更加强调资本是用于承担风险的一个能力,因此现在要做好风险定价,包括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操作风险等,要计量这些风险,就要开发市场风险管理系统。比如信用风险,今年资本市场最大的风险大概是债券的违约风险,金融机构对信用风险的管理系统也要开发。但资本市场所面临的信用风险和银行的信用风险还是不同的,因为它往往是由市场触发的信用风险,跟衍生品所谓的对手信用风险有类比之处。关于操作风险,原来的证券公司做经纪业务或者做一些投行,整个操作风险主要是从合规的角度出发的,而现在如果一个银行,一个证券公司想转变为投资银行的话,它一定要把自己所有的业务风险形式计量清楚,其中很关键的操作风险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所以现在的产品在整体系统投入上非常大。

加拿大丰业银行副总裁张文琦圆桌发言

谈到加拿大的金融体系在金融危机期间并没有受到非常大的冲击,加拿大丰业银行副总裁张文琦认为,这主要得益于:第一,加拿大具有风险管理的文化,风险意识已深入到企业中每一个人的心目中;第二,加拿大的监管部门只有一个,风险管理执行非常集中;第三,加拿大的各大银行都是混业经营的,业务方面是有分散性的。张文琦表示,经济危机之后,监管全方面加强,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在新产品开发的时候,要考虑到监管的风险,还有监管所带来的成本。除此之外,监管也有了更多技术上的要求,尤其是大数据方面,还有这些数据的汇总和综合。在经济危机以后,混业经营怎么样把所有的风险在最短时间内非常精准地体现出来,成为了备受关注的问题,因此对数据的要求也越来越多。

张文琦认为,随着科技的发展,银行业实际上是受冲击的,因为技术的发展很多其它行业也可以进入金融体系,所以整个金融行业受到两头夹击,成本上升以及其他行业的进入,是很有危机感的。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高级顾问王琦圆桌发言

在圆桌环节中,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高级顾问王琦阐述了衍生品的风险管理中的两大核心问题。首先是防范交割风险,因为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交割中是中央对手方,承担着清算的功能。目前国内场内衍生品交易主要使用简单比例的方式,风控体系相对简单可靠。另一方面有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投资者进入市场要通过考试,对风险非常了解,还有没有不良记录。

随后针对国内金融机构人才问题,王琦表示,发展市场是最重要的一点,交易所在推进新产品、新业务的时候,行业的培训始终是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的重要工作。现在正在交易所交易的只有五个产品,中国市场的发展潜力仍非常大。

上海证券交易所衍生品业务部总监助理陈炎玮圆桌发言

上海证券交易所衍生品业务部总监助理陈炎玮表示,杠杆和风控是一对孪生兄弟,一旦风控做不好,整个产品就可能受到影响,影响的是整个中国的资本市场。中金所2006年筹备股指期货,花了四年的时间,2010年推出;期权这个产品已经模拟了四五年了,现在还在积极的筹备;上交所的产品,前前后后花了15年的时间,在风控方面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基本上把全世界能够用到的风险管理工具都用到了,还创造性地加入了中国特色风险管理的手段,目前,这个期权市场基本上是全世界最严的期权市场。此外,由于期权这个产品,杠杆性高,风险性也很大,产品从准入层次方面已经做了很大程度的风险防控,必须要有资金50万以上,要有金融期货或者融券的经历,还有相关考试、模拟交易,还要通过的风险测评,没有不良的记录。

下午论坛主持人:加中金融协会副会长卢晓晖


Powered by Wild Apricot Membership Software